朱明远先生接受亚太商务周刊采访

2007-04-20 10:50:00
coretek
原创
3460

       北京科银京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银京成)提供的自主知识产权嵌入式软件系列产品“道系统”(DeltaSystem)包括:嵌入式实时多任务操作系统DeltaOS,集成开发工具LambdaTOOL、测试工具GammaRav和各种应用组建。在提供优质、完善的技术支持服务的同时,科银京成还推出了多种典型嵌入式应用解决方案。


       科银京成成立于2000年8月,总部设在北京,研发中心位于成都,该公司分别在北京、成都、深圳设有销售机构。


       推陈出新 与SUN建立伙伴关系


       朱明远是北京科银京成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最早将嵌入式操作系统技术引到国内的人员之一,他曾亲自签订了PSOSystem在04机(第一个国产大规模电话程控交换机)上应用的第一个合同,参与了中国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市场的兴起和格局的行程过程。在考察完中国各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的几乎所有相关项目后,由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拥有完整的研发队伍和具有一定实力的产品,而成为了首选合作对象。于是,由广东核电集团下属的中国银河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和电子科大科园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于2000年8月正式成立了北京科银京成技术有限公司,目前公司已拥有员工100多人。该公司成立3个月后,即在北京举行了Deltasystem 1.2版本的产品发布会,进行市场推广。2003年3月,科银京成推出了最新版本的“道系统”2.1,据朱明远介绍,嵌入式软件开发平台Deltasystem 2.1与道系统2.0相比,有了很大的改进,新的“道系统”可靠性更高,在工具上包括使用界面有了很大的不同,操作系统的功能加强了。最大的改动还是在调试上,科银京成做了很多工作,“其实在嵌入式开发应用中,工程师写程序的时间并不长,只占研发过程的10%—20%,大部分的时间要用来调试,来找错(Debug),”朱明远说,“Deltasystem 2.1加强了调试功能,让顾客减少找错的时间,从而缩短整个产品的研发周期,为客户节省研发成本。”


       科银京成成为SUN在中国大陆目前为止唯一的J2ME Channel Partner。在SUN的授权下,科银京成可移植其DeltaMIDP到各种手机和移动终端产品中。提供TCK(技术兼容性测试集)测试服务。据朱明远介绍,Channel Partner的合作情况是这样的:SUN公司的J2ME CLDC/MIDP是专为移动终端制定的Java标准,跟PC机不太一样,PC的硬件平台,即PC的主板是统一的,操作系统也是统一的Windows。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跑一个JAVA,SUN公司做一次工作就够了,即只需要在标准的Windows上做一个JAVA虚拟机,但手机的硬件平台五花八门,有的手机有操作系统,有的连操作系统都没有,操作系统自然也就无法统一。JAVA放在手机上面实际上是起到了提供一个统一的应用平台的目的。


       在消费电子方面,手机市场无疑是重心。中国的手机产业位居全球之冠,国内自主品牌的手机自去年开始发展起来,正在逐渐蚕食国外品牌的市场。去年下半年开始,科银京成进入手机领域,国内手机大厂,如:TCL、波导、联想等都有使用他们的产品,朱明远表示,虽然业务进展得比较顺利,但还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国内手机一直都是贴牌生产,即使有自主品牌也是连国外的软带硬件一起生产,慢慢的再做一些改进和设计,但要彻底改变还需要一段时间。朱明远说,“国内手机产业还在慢慢启动,整体设计和底层设计最终都会实现国产化,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受国际通讯业不景气的影响,国内的通讯市场这两年也停滞不前,很多大的通讯公司都没有上新项目,因此科银京成在网络通讯领域的进展比较慢,产品基本定位于低端的通信设备,价格低廉,但所需的量很大,如SOHO路由器、二/三层网络交换设备。朱明远总结说,国防工业是稳定的市场,也是必需要做的,科银京成的产品本来就是从国防项目派生出来的,公司也有义务和责任,为中国的国防工业做点贡献。他认为手机市场在这一两年那兴旺,但很快就会跟彩电业一样达到成熟饱和。


       克服困难 知难而进


       在谈到国内嵌入式软件市场竞争情况时,朱明远表示国内公司彼此之间的竞争并不多,在各个领域竞争的情况也不一样。在国防工业,风河占据着大片江山,而未来几年,科银京成将抢占风河公司在中国的市场,“要从我们最有优势的项目即国防工业下手,国防要求自主版权,要求操作系统掌握在自己手里,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不可能把自己不了解的操作系统放到自己的武器、卫星、导弹上,”朱明远说,“我们打算用5年的时间,在国防工业占据七至八成的市场份额。”


       科银京成在手机市场的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Linux和国外的一些厂家,但在这一块拼的不是产品,而是服务。因为手机厂商对操作系统并不敏感,他们不会特定用某一家的产品,他们只关心应用功能。在通信市场上,科银京成还会和风河公司继续争斗一段时间。


       朱明远说,在国内外市场做嵌入式不仅苦,还很累,他们觉得很孤独。这主要表现在国内产业链没有形成,科银京成不仅要做嵌入式操作系统、开发工具,要做各种网络模块,还要做应用,甚至要写游戏。而在国外,大家分工明确,各展其长,各有所精,做java的就专门做java,做OS的也只做OS。如pSOS,在公司发展到600人时,仍然只做系统内核,编译器还是别人的,ISDN,ATM等都有专门的人做。这种方式,容易使企业在技术上做得很细,并且可互相支持,把整个行业市场做大。中国嵌入式软件虽然有很多解决方案,这些方案有助于软件提供商加快研发,加强服务,有利于促进软件技术的发展,但在另一方面,由于整个产业都处于起步阶段,许多厂商的能力有限,却要承担从内核到应用软件一条龙式的开发角色,这就很难让企业在各个层面都做得很精。而国外的嵌入式软件公司进入中国,往往是整个产业链的进入,要一家公司去同一条产业链相竞争,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朱明远指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无非两点:中国的整个软件产业发展时间不长,还有就是中国人做事的一个通病:喜欢从头到尾都要做。他觉得当务之急就是要成立产业联盟,指定产业标准,还需要各个公司之间相互协调,相互配合,要让每个环节都有钱赚。相信通过几年的积累,整个产业就会蓬勃发展起来。


       嵌入式系统的演变过程显示其在不同的应用领域有不同的操作系统,“应用的个性化导致个性化操作系统的出现,客户需要的是针对个性领域的实用、可靠的产品,不必要的部分必须去掉,”朱明远说,“因此在嵌入式领域不可能出现Mcrosoft一统天下的局面,不用担心Mcrosoft、Linux会吃掉谁,谁都有自己的一块领地,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因为底层的东西都不统一,给移植工作带来了很大麻烦。因此SUN公司就希望有第三方软件公司跟它合作,支持它为不同的手机做JAVA平台。其实科银京成跟SUN公司很早就开始合作了,成为Channel Partner稍晚一些。在今年四月才开始。做Channel Partner的条件并不是很苛刻:第一,SUN公司会看合作公司的技术力量;第二,看合作公司在java上做了多少工作;第三,需要购买它的一个测试集,即TCK。TCK包括大约5000多个测试用例。合作公司做完测试后将手机型号,厂家,测试结果做一个报告交给SUN公司。当然手机厂商要向SUN公司支付一笔版权费,允许它将这款手机叫java手机。“最近我们同国内三家著名的手机厂家合作开发了四款java手机。同时,同台湾一家著名的手机制造商合作开发了java手机。这款手机原本是英国公司帮他们做的java虚拟机,但在中国移动做测试时出了问题,联网连不上,于是就找到了我们,”朱明远说,“这块业务进展得比我们预想的还要顺利。”


       提供本土个性化服务


       嵌入式应用开发中,服务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之一。朱明远表示,由于嵌入式系统的硬件大多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设计的,因此相应的操作系统与软件就存在着个性化的问题。特别是与硬件结合的驱动程序部分,在用户使用过程中出现问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里经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出现问题时,科银京成可以让熟知源代码的研发工程师作为技术支持上门与客户共同解决问题,这种快捷的本土化的服务是一些跨国公司无法提供的,此外,科银京成积极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国内很多公司都是由贸易起家,掌握了一定的资源和了解市场需求,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产品,但技术力量欠缺,”朱明远说,“科银京成可以帮助他们连硬件带软件一起做,有的公司硬件已经做好一部分,需要科银京成将软件补齐,如国内的一些手机厂商,要求在不断改变其原有硬件的基础之上,加入一个软件,将彩屏手机变成彩信手机。”


       科银京成的产品可以以源代码的方式提供,但是科银京成并不鼓励卖源代码,朱明远认为从技术支持和用户开发的角度来讲,公司的操作系统和开发软件经过了很多次的测试,性能已经非常稳定,不希望客户再去修改操作系统。


       锁定国防工业、通信贺消费电子市场


       朱明远表示,在商业模式上,科银京成与风河相近,定位于平台级系统软件和工具软件,客户可根据需要使用其产品做各种类型的软件开发,如:驱动程序、应用软件,甚至是操作系统。科银京成拥有灵活多样的销售模式:第一,科银京成提供开发工具LambdaTOOL加上DeltaOS,客户可以用来开发各种新产品;第二,科银京成可以为客户提供专门的定制服务。


       在市场定位上,“道系统”主要是定位于三大市场:国防工业、通信和消费电子市场。据朱明远介绍,国防工业是从海军开始切入的,他们在此也花费了不少力气。作为风河公司在中国的第一个用户,海军在使用嵌入式软件上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军方都比较领先,从1985年就开始,海军已经使用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并积累了很多经验。朱明远表示,使用美国软件,在技术支持和服务上会受到很大限制,另外,如果武器控制系统运转的是美国的操作系统,在安全性方面必然有隐患。这也使得海军装备部的领导开始考虑使用国产软件。现在国产软件在使用上也面临着同十年前的彩电一样的问题,人们对它的质量并不放心。2002年1月份,海军装备部委托中国船舶软件测试中心对“道系统2.0”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大规模第三方测试,“光是C语言的测试用例就编了三万多行,每一个操作系统的系统调用都进行了完完整整的测试,”朱明远说,“我并不认为这是刁难,测试对我们的操作系统本身就是一种促进,帮助我们学习了很多东西,而且这次测试在国内是前所未有的,它表明了我国系统软件的研发逐渐走向规范化。据悉,此次测试结束后,评审的专家组给予了科银京成很高的评价,海军的领导也给予了正面的批示。该公司的产品正作为我国武器装备研制和开发当中指定的操作系统,逐渐开始使用起来。